高年級孩子提高數學成績的故事


蘇老師

Helen是Toronto一所華人喜歡的高中的學生。母親來加拿大之前是中學教師,父親是一個成功的IT工程師,雙親都有數理化特長。和大多數華人家長一樣,他們對孩子的教育非常重視。Helen 5歲時,他們舉家移民到了加拿大。從小學一直到9年級,孩子的在校成績都令人滿意。

到了10年級孩子在數學學習上感到吃力了,成績一直下滑到70分上下。這時候,父母親覺得應該在數學上給予孩子額外的、具體的幫助。開始,他們兩人親自給孩子講解數學。特別是他父親,作為一個成功的IT工程師,數學功底是很強的。這孩子曾經給我拿來她父親給他解答的難題,解題思路非常規范,方法很好。但是,兩人的努力并沒有使孩子的數學成績有很大改觀。

據她媽媽說,他們認為,父母畢竟不是孩子的老師,在給孩講問題時不免會有情緒化的語言和態度。而且,父母和孩子之間,多年來已經形成了他們特有的交流方式和習慣,你不可能在2個小時內實現父母到老師的角色轉換。基于這種認識,他們把孩子送到了Toronto的一所華人數學培訓機構。孩子給他們的反饋是,她聽不懂老師講的是什么,什么也學不到。他們輾轉找到了我。

暑假中期的時候,我接到了一位女士的電話:“是蘇老師嗎?我有個女兒,想跟你學習數學”。

雖然我在多倫多輔導學生數學已經五年多了,但是,我的學生要么是朋友的孩子,要么是我的原來的學生家長引見的,從來沒有做過廣告,所以我很少接到這樣的電話。

我問她,“您是怎么知道我的電話的?”。她說,是一個叫Richard 的先生,告訴她的。

我并不認識一個叫Richard 的先生。她告訴我,這個Richard 的先生的兒子現在多倫多大學念書,以前曾跟我學過數學。

我有好幾個曾經的學生在多大念書,當她說出那個孩子的名字John的時候,我才終于知道是誰。

實際上,我只認識John的媽媽,并不認識John的爸爸,John的媽媽是我來自同一個省份的老鄉。在一次老鄉會上,John的媽媽跟我談到她的兒子,10年級以后,數學成績大幅下滑。我說,送到我這兒試試吧。John后來跟我學了將近2年數學和物理,每周4個小時。他跟我總共學了5門課程,成績從原來的70分提高到90分以上,12年級物理得了全班最高分98分。數學更好,AP考試取得了5分的好成績。

Helen的媽媽說,John成績提高之快,是他父母都沒有預想到的。因此,她也想把Helen送到我這兒。我告訴她, John雖然原來成績不好,但是在數理方面悟性很好,另外這個孩子和他的媽媽在教學方面,與我配合得也很好,所以他的成績提高很快。

因為我當時的時間表排得比較滿,沒能立即接收Helen。3周以后,我給Helen 安排了時間。第一次見面時,我給她做了一個簡單的測試,問了一些基本的數學問題。我感覺孩子的數學基礎的確比較差,而且接受能力一般。她媽媽也同意我的意見,而且她對我說,孩子要drop所有的數學課。孩子更是直接了當地對我說,“我的數學不好,我根本就不喜歡數學,我將來也不做與數學有關的工作,我為什么要學數學?再說了,數學也沒什么用。”我知道,孩子說數學沒用只是她在遇到困難時的一個借口,真相是她現在對數學感到恐懼。我只是簡單地反問她,為什么從幼兒園到大學,那么多人要花費近20年學一種沒用的東西。然后我對她媽媽說,要把成績補上去,需要每周兩次,每次兩小時,我們先試著做一做,看看效果。

兩個月之后,她的在校小考成績已經達到了90分。又過了一段時間,我對她媽媽說,11年級的學生功課是很緊的,除了數學之外,還有很多其他的課業要完成,如果你們的目標是90分上下的成績,一周來一次,兩個小時就夠了。現在,這孩子每周到我這兒來一次,數學課程能自如應對。

一次她們來上課時,母女倆喜氣洋洋。我說,這么高興啊。原來孩子剛下數學課,課堂上老師給了一道與對數有關的數學題,整個教室只有Helen給出了解答,老師讓她在黑板上寫下了解答步驟。Helen孩子式的興奮溢于言表,“蘇老師,今天太爽了。”她媽媽對我說,“蘇老師,你不知道,來你這兒之前我都愁得睡不著。你真有耐心,教會她可真不容易。剛到你這兒來時,我心里真沒底。我真不確定她能不能學會這些數學,真是太感謝你了。”我說,你我都當了多年的教師,作不到耐心,怎么能教會學生。話雖這么說,但我也知道面對自己的孩子時,大部分家長很難做到。接著我對Helen說,不要再怕數學了,你知道,很多人比你還困難。

我的教學體會是,作為一個教師,對你的專業知識了如指掌只是一個最底標準。很快準確把握教學對象的特點,并且能夠有針對性地、有效地幫助他們才一個教師應具備的基本素質。

本故事中,提到的兩個同學所遇到的問題,在加拿大的中學生中,或者至少在我所接觸的華人子弟中,具有相當的普遍性。概括起來就是,孩子在9年級之前,數學成績一直不錯,9年級的時候感到有點難,不過問題還不大,10年級的時候開始成績下滑,11年級、12年級時感到無法應付了。有的孩子,在各方幫助下拿到了進入大學所需的成績,進入了理想的大學,但是終究由于沒有真正打好數學基礎,很難完成大學學業。我就曾經輔導過多名這樣的來自多倫多大學和滑鐵盧大學的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