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學生家長的一封信


各位學生家長,你們好!

每年數學競賽放榜時或大學錄取工作結束時,我都給你們發信件,通報我校學生的競賽成績和進入美國常春藤學校讀書的情況。我唯恐在競賽和入藤這兩個問題上誤導大家,所以想給大家多談一點。只是一些個人的感覺,不一定完全正確。

一、是不是高年級從中國來的孩子競爭力太強,從小在加拿大受教育的孩子比不了

在這方面我沒有全面的統計數據,以我教過的學生來看,高年級從中國來的孩子數理能力平均水平要比從小在加拿大受教育的孩子強得多,特別是在代數運算能力和幾何證明的能力方面。但是在數字能力,概率統計方面差別不是很大。因此,在低端數學競賽中,比如Waterloo大學舉辦的7到11年級競賽,高年級從中國來的孩子很容易能得到高分。在高端競賽,比如COMC, CMO競賽中,差別不大。

以2013年我校學生為例:4名進入CMO的學生中只有Frank Hong是10年級從中國來的,另外3名Stephen Liu, Yexinhao Zhou, Reena Zhan都是從幼兒園開始在加拿大受的教育。

2012年我校進入加拿大國家奧林匹克隊的3名同學,只有Sheng Haozhe 是10年級從中國來的,其他2名Henry Wu and Janis Mei都是從小在加拿大受的教育,而且Henry Wu拿的是銀牌,Sheng Haozhe拿的是銅牌。

2012年我校進入CMO 或JUSAMO的4名同學Mike Zhao, Hoea Sheng, John Zhou,Henry Wu 中的3名是從小在加拿大受的教育。

在往前數, 我教過的進入加拿大國家物理奧林匹克隊或國家奧林匹克Camp的同學有Melody Guan, Michael Zhang, Aaron Yang, Eric Zhan 除了Aaron Yang是7年級從臺灣來的,其他3名也都是從小在加拿大受的教育。

從以上數據看,我的感覺是在高端數學、物理競賽中,加拿大生長的孩子并不比從中國來的差。從我教過的學生來看,從中國來的學生平均數理水平要高的多,但是頂級優秀的學生大多數還是加拿大生長的。但是,我也遇到過一個特例。2007年和2008年,當我在別的學校講數學競賽課時,教過一個學生叫Li Yan,這個學生10年級時來自吉林省育才中學,數學特強,特別是在幾何證明方面,可以說是個天才,她在2007和2008年兩次進入加拿大國家奧林匹克隊并且拿到了一塊銅牌和一塊銀牌。

二、是不是要鼓勵孩子都參加數學競賽?參加數學競賽有什么用?

我每年都向你們通報我校學生在數學大賽中的成績,似乎我在鼓勵每個學生都要參加數學大賽。事實上,我的觀點是高端數學競賽并不適合所有的孩子, 而對于低端的數學競賽,我建議所有的華人子弟應該參加。

所謂的高端數學競賽,我是指CMO, USAMO, APMO, IMO, 這樣水平或難度的競賽。這樣水平的數學競賽的內容與正常的學校教學內容差別很大,只適合少數對數學特別有興趣、在數學方面非常有天分的孩子。

所謂的低端數學競賽,我是指Waterloo大學舉辦的7至11年級的數學競賽:Gauss, Pascal, Cayley, Fermat, 以及其他一些相當水平的競賽。這種水平的競賽的題目與學校的日常教學內容關系緊密,只是有些題目稍具靈活性。任何一個希望將來進入大學工程類、財經類、商務類專業學習的學生都應該參加。我認為能解這種水平的題目,是對希望進入大學的學生的一個基本要求。

介于低端和高端之間,具有中上難度的數學競賽的典型代表是AIME 和COMC。這類水平的競賽大部分題目與學校的正常教學內容相關,只是具有較高的靈活性,適合在校數學成績較好的學生,比如班級前3名的學生。

總之,給孩子選定的目標要適合他們的個性特點和智力水平,既讓他們的潛能得到最大限度的發揮,又不給孩子超過他們的承受能力的壓力。

三、是不是孩子都要努力進入藤校?入藤與拿牌的關系

藤校的錄取標準高、錄取比例低、選材范圍覆蓋幾乎全球所有國家,孩子們能拿到藤校的Offer本身就是一項了不起的階段性成就。因此,當我們有學生被藤校錄取時,我總是按耐不住激動的心情而向你們通報。但是,我想說的是,藤校并不適合每一個孩子,也不是進入藤校的孩子在將來一定比沒進入藤校的孩子有成就。

總的來說,藤校學生是一個高智商、高情商人才比較集中的群體。如果孩子的基本素質不在這個水平上,不要想方設法把他們送進去,對孩子來說這不是一件好事。藤校學生的學習強度很大,能力弱孩子在這樣的環境中會過得很痛苦,甚至完全喪失自信,我曾遇到過這樣的實例。在這樣狀態下成長的孩子,你能望他們將來事業有成嗎?所以如果孩子不是十分優秀,我不贊成通過各種包裝把孩子送到藤校,這對孩子不是好事。進入藤校的應該是一個孩子不斷努力的自然結果。

與中國的高考不同,藤校沒有一個具體、明確的錄取標準。由于藤校錄取標準的模糊性,很多爬藤的學生家長把孩子的努力引向了非常錯誤的方向,比如,讓孩子花很多時間學習音樂、體育、棋類。這些方面的特長對進入藤校確實有一定的幫助,但是,學習成績一定是第一位的,其重要性遠遠超過那些所謂的特長,藤校畢竟是世界學術活動的中心而不是其它。如果你的孩子,只是鋼琴考了一個教師級,參加了學校的一個球隊,學習成績不是十分突出,那么藤校肯定與你無緣。的確有些成績很好的孩子也被藤校拒絕了,那是因為藤校的錄取率太低,成績優異的學生他們也無法全部錄取。不要因為某校的成績第一名未被錄取,反而成績第二名的被錄取了,就認為成績不重要,要知道那個第二名也是成績很突出的。確實有少數孩子是因為體育或藝術特長進入藤校的,如果你要想孩子成為這少數中的一員,其難度要遠遠大于你給他提高學習成績。

藤校錄取的基本上都是成績優異的學生,獎牌、特別是國際競賽的獎牌是學生學術能力的一個很好的證明,因此,拿到獎牌肯定會大大提高入藤的可能性。但是,不能偏科,藤校招收的是成績全面優異的學生。如果你有國際競賽的獎牌,在校的成績全面優異,那么進入藤校幾乎是肯定的。舉例來說,前面提到的Li Yan 進入了MIT,她有國際奧林匹克的數學獎牌;Michael Zhang 進入了Princeton,他又國際奧林匹克的物理獎牌;Melody Guan 進了Harvard,她有國際奧林匹克的物理、化學和生物獎牌;今年收到眾多藤校Offer的Henry Wu,他有國際奧林匹克的物理獎牌。不過,我也教過一名學生,得到了國際奧林匹克競賽的獎牌,因為偏科而與藤校失之交臂。

進入藤校是很多孩子的夢想,但是,我認為藤校并不適合所有的孩子,別走靠包裝進藤校的路,除了能滿足一時的虛榮心外,毫無意義。重要的是真正提高孩子的能力,這也是我校教學的基本思路。給孩子選大學,除了學校的聲譽之外,其實更重要的是選專業。加拿大的名校,雖然排名不如藤校靠前,但是,有些專業卻是很好的,如果孩子真正有能力,進入這樣的專業同樣能在北美突潁而出。舉個例子,多年前,我曾教過一個學生叫John Liu,他在COMO數學競賽中得過78分(滿分80)的高分,位列加拿大的前三名,他拿到了劍橋大學的Offer,沒去,而是選擇了Waterloo 大學的計算機專業,還沒畢業時,就在實習過程中給GOOLE簽了約,很高的年薪,這是很多從藤校畢業的孩子做不到的。所以,也不要神話入藤。我們要做的應該是扎扎實實地培養孩子的能力,入藤應該是一個水到渠成、自然而然的結果。

另外,我很想就我校的教學的基本思路,給大家做一次交流,或者我寫出來,大家提意見,或者我們舉辦一次互動性的講座。

??

謝謝!

常春藤學校校長 蘇老師

2014年4月